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柳笛青青

水流任急心常静 花落虽频意自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爱在左,同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两旁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香花弥漫,使穿枝拂叶的行人,踏着荆棘,不觉得痛苦,有泪可落,却不是悲凉。 这爱情,这友情,再加上一份亲情,便一定可以使你的生命之树翠绿茂盛,无论是在阳光下,还是风雨里,都可以闪耀出一种读之即在的光荣了。 ——冰心

网易考拉推荐

林妹妹的“眉眼” ——我看林黛玉  

2015-10-27 20:24:34|  分类: 发表园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林妹妹的“眉眼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我看林黛玉

        汉滨高中高二一班  朱晨笛

   初读《红楼梦》时,我对那段“木石前盟”的神话尤其感兴趣。前几日听了蒋勋老师细讲《红楼梦》的有声书,蒋勋说,这本书都是在讲“痴”与“还”。“痴”是一种用情至深、至真的状态,贾宝玉就是一种“痴”,他对大观园里的生命有很大的深情,他对这些姐姐妹妹们有最深的疼惜。另一面就是“还”,是黛玉,“一生的眼泪还他了”。“痴”与“还”是一种因果,整本小说都是在讲生命的因果。我被这“痴”与“还”打动了,但自知不是红楼梦里人,只打算从林妹妹的容貌着手,浅看黛玉。

   整部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对贾府上下若干女子的外貌描写不胜枚举,不用说主子群里王熙凤的“丹凤三角眼,柳叶吊梢眉”,薛宝钗的“脸若银盆,眼似水杏,唇不涂而朱,眉不画而翠”,就是丫鬟群里,提起袭人,也有“细条身材,容长脸面”,鸳鸯则是“蜂腰削肩,鸭蛋脸,乌油头发,高高的鼻子,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”。而作为红楼第一女主角的林黛玉,作者对她的外貌却是惜墨如金。

   《诗经?硕人》中是这样描写美女的:“手如柔荑,肤若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。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”决不能说这不好,但若是把这些比喻的东西全部拼到一起,那简直是个怪物。唯有最后那一句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才能引人遐想。如此看来,一个女孩美到像林黛玉那种程度,似乎就不该用写实的手法。王熙凤看林黛玉是“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……”固然媚上欺下的王熙凤的话不可全信,但她倒不必逢迎林黛玉,在二奶奶世俗的眼光里,“标致”大概便是最高的赞美了。另一个俗人不用说是薛蟠,他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,自己“已酥倒在那里”。他是见过各色女子的,美丽如香菱,也被他看作“马棚风”,但见了黛玉便立刻酥倒,可见“美”的确是雅俗共赏的。黛玉病怏怏的模样可是完全符合当时的审美情趣,全书最直接的描写,大概就是在她初进贾府之时了。抛开前面所有人对林妹妹的评价,且看宝玉眼里的黛玉:

   “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。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。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时如姣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扶风,心较比干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”

   才刚出场,黛玉的眉毛像一缕轻烟浮上了宝玉的心,还因着那眉间若颦多了个“颦颦”的名号,我看她哭看她乐看她悲,把那对眉眼也建筑在了想象之中。曹雪芹的笔下,用五个句子竟造出了林妹妹的眉眼,怎么感叹也不过分。一切缘起始于那第一眼的罥烟眉,只可惜到了所有路的尽头,那一生的爱恨嗔痴不能也悄悄如罥烟眉般散去……周汝昌老先生在1984年到苏联去寻访列宁格勒藏旧钞本《石头记》,才终在“一笔极好的小行书字”寻访到了黛玉的“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,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。”此是后话了。

   二十多年来,林黛玉的形象最为人们熟知的当是87年版电视剧里的陈晓旭了,说到林黛玉,还是陈晓旭的形象占据了脑海。陈晓旭那白净瘦削的脸庞,生气起来的薄面通红,眉眼五官倒是像了,但神态似乎总差几分。第二十六回黛玉去敲怡红院的门,不巧晴雯和碧痕拌嘴,不给开,黛玉便立马于花下哭了起来,原文写道:“原来这林黛玉秉绝代姿容,具稀世俊美,不期这一哭,那附近柳枝花朵上的宿鸟栖鸦一闻此声,俱忒楞楞飞起远避,不忍再听。”颇有沉鱼落雁之效果。纵观全书,这样毫无保留称赞一个女子的美貌,几乎是绝无仅有的。作者写凤姐时笔法酣畅活泼,写宝钗时笔触含蓄委婉,写尤三姐时笔锋痛快淋漓,但没有一个人让作者用了百分百的爱意和赞美去描绘,除了林黛玉。和曹雪芹心中的“女神”相比,陈晓旭嘛,还差点。

   有句话叫“相由心生”。宝钗固然“随分从时”,但她自愿加入封建礼教行列中,并修炼的相当完美,所以年年要吃“冷香丸”以化解胸中淤塞。而林黛玉活得一派坦荡,要哭就哭要笑就笑,她眉头“似蹙非蹙”,只是因为怀疑宝玉的爱情,她的眼泪,是她最后的武器。

   老子告诉我们“物极必反”,曹雪芹选择创造极致的美,再将其毁灭。“千红同窟,万艳同杯!”这着实算得上是最动人的恶毒了。为报滴水之恩,林妹妹将一生眼泪还与了宝二爷,最后潇湘馆外张灯结彩,她撕稿焚稿,撕心裂肺,欠了他一世的眼泪,也终算还清。这一生,她为爱而活。

   “爱”与“死”就像镜子的两面,如若当初结局不像这样,那林妹妹在宝二爷眼里还会是无价之宝珠吗?曹雪芹让林妹妹活在诗中,死在诗中。真像极了《香港制造》里中秋的那句话——“我们死的那么年轻,所以我们永远年轻。”

   毛姆在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写:“那时我还没认识到一个人的性格是极其复杂的,今天我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了,卑鄙与伟大,恶毒与善良,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同一颗心里的。”人人都说林妹妹使小性子,爱说狭促话,但不知怎么的,作者一写到林妹妹,反而让人从宝钗的圆润中看出些造作,袭人的温柔中看出些媚骨,湘云的爽直中不免庸俗,探春的明敏背后的一些阴冷……林妹妹就像秋天明净的湖水,所有的人都被她深深浅浅地照出些阴影。封建礼教森严的大观园中,再标致的姑娘都生着一个量产的灵魂和一颗不敢哭泣的心。林妹妹的愁,林妹妹的哭泣都撞在大观园的南墙上,用微弱的火花擦拭自由。

    一个拥有这般无瑕纯净的心的女孩,值得起那种神仙似的容颜。林妹妹的眉眼,是《红楼梦》的眉眼,不止梦中人,连书外的人形也能从中找出幻象来,这更像是曹雪芹那一双世事洞明的巨眼,抑或这么多年,仅仅剩下那好大好大的一块眼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